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epwho | 27 September, 2013 | 一般 | (13 Reads)
白果城的小世界

我住在一個叫做白果城的地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只是一個虛構的地名,確實,我要是把它真正的名字寫下來,那就俗氣了,也讓我所感覺的浪漫要少許多。

幾乎每一條街道都長滿白果樹,如今正是白果需要收穫的季節,當昨個晚上我從路燈下走過的時候,看見了帶著草帽的人站在豎梯上用一根又細又長的竹竿敲打著樹枝,落在地上的除了青青的白果,還有淩亂的枝葉,呈放射狀散落在柏油路,行人的車輛碾過去,就剩下扁扁的痕跡,也許過幾天就會在陽光下變成路的標本,如果有幸下雨,它們不會腐爛在泥土裏,也許殘渣會順水漂走一部分,會被清潔工的掃帚帶走一部分,會粘在各種各樣的車輪上,然後埋骨他鄉。

這是個靜靜的小城,當我深夜十二點從街上走過的時候,終於能審視這個幾乎都陷入沉睡的地方,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店鋪幾乎沒有,超市總要在九點以前就歇業了,當然睡的最晚的估計是酒店和賓館。路上過來過去的車可以用零零星星來形容,熬夜的人不知道在哪個亮著的燈光埋頭。

我覺得這一刻自己是多麼寧靜,這就是我生活的白果城,幾乎每一條街道都長滿了白果樹,而十幾年過去了它們從沒有變過。無論是美國攻打伊拉克了,奧巴馬上臺了,非洲又發生動亂了,都和這個小城沒關係,當南海事件,釣魚島事件發生的時候,街上的人依舊來來往往,匆匆忙忙,一些“釣魚島是中國的”大標語會在很多店鋪出現,很多轎車上會出現中國國旗,小城的人們會在公開場合憤怒得譴責,但是當這些熱潮過去的時候,日子該怎樣過還是照舊過,沒有人罷工沒有人遊行,一瞬間小城就恢復了平靜。そんな世間なら 冬日的陽光註定只是短暫的 大自然為哀傷者譜奏的專屬曲子 世間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讓人傾盡滿腹的別離 我們愛過,已然足夠 浪跡在未知的天涯海角 雨後享受一份心靈的飄逸 饋贈的一種 蒼天無應,寰宇如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