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epwho | 24 February, 2011 | 一般 | (20 Reads)

云不是像一塊黑色的幕布,而是陰得十分誇張。悶雷陣陣滾動,彷彿禁錮在其中的魔物在咆哮。

雲也不是一絲絲,而是一大團堆積成厚厚的雲團,沒有層次,更沒有絲毫的美感。


更不是淺灰色的烏雲,而是由濃而又濃的灰,在短時間變成真正的烏、黑。

沒有柔和,而是一種吞噬的黑與暗,所以使人有種被吞噬的莫名的恐懼。

也就在頃刻間,天空彷彿凝固了,掙扎似的再蠕動幾下,雲像被抽離了靈魂,化作水珠往下墜……

雨帶著曼妙的珠線敲著窗說“前來拜訪”,我推開門迎接,風帶著淡淡清香,很愜意。

大風大雨會使我心煩意亂,可這綿綿細雨,雖低語惆悵,但會神奇地讓人舒適。

水珠撞擊把蟲兒濕透了;麻雀窩在樹里,卻伸著頭興奮的唱著;寂靜的林子才添了升級;蜜蜂蝴蝶躲在花枝上,美麗的翼被打濕,它們不喜歡雨天。

樹葉拍打著雨露,貪婪的暢飲甘甜的雨水;小草亮晶晶的,整齊的鋸邊上掛滿了水珠,像戴了個眼鏡,觀望藍天大地;花朵上的露珠斜著滾落,艷紅的、純潔的白的、還有淡黃色的、都美如玉石所雕。

一條黑色野狗發著噪音,到我家避雨。我在樓上俯視著五顏六色、繽紛多彩流動著的傘,順著馬路像溪水一樣的人流——或是叫“傘流”。

我撐著傘下樓,它乖巧地躲進傘裡隨著我,犬齒也沒了兇樣,毛色黑溜溜的,帶著道不盡的溫柔嫵媚。

水珠“啪”地從葉子上反彈來,又“啪”地落在傘面上,最後破碎開來,濺起絲絲水花,四散開來。大化小;小化無。

許多水珠從傘面上滾落,有的濺起水花,有的泛起水紋。

池裡的水因由雨落而激起的漣漪,靜靜地輪迴,不似風中花賣弄風騷,也不似雲中雁自在悠然。

一圈,又一圈;一抹,又一抹;一痕,又一痕。突然間浮起許多往事,有喜、有憂、有愁、有苦,更有痛。水波肆意擺佈我的思緒,傘被風吹偏了。

到底,滴落的是雨,還是淚……

雨後

天漸漸放晴,陽光卻還收斂著。

雀的歌聲徹底放開了,聲音不十分大,也不十分著調,只是十分清脆,摻雜著雨珠滴落的“叮叮叮”,如此聲音,被風吹揚至千里,把風鈴沉醉的輕顫,真的是“此曲只應天上有”。這便是雨停的訊息。

連絲絲的毛毛雨都沒有,只剩下把每個角落溢得滿滿的水,輕一觸便會全然灑落下來,冰冰涼,卻那麼痛快。果然,任何縫隙誰都可以居住是真的,雨水是上天的恩賜也是真的。

葉苗都在小雨的洗禮下愈發精神了,風涼涼的,比海風更奇妙,雨將一切塵埃洗滌,不論花草或是樹木、人或禽畜,都帶著一種叫清新的美麗。

陽光還未灑下,心中的陽光卻照亮了每一個陰暗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