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epwho | 6 June, 2017 | 一般

最近我身邊發生了一件不美好的事,一個很好的人也曾幫了我一個大忙,讓我想不到的是他遊走在婚外情的邊緣,更想不到的是竟然還有幫兇。如果作為朋友,看著他往歪路上走,沒有往回拉一把已是失職,何況還給這條歪路提供便利。

說起來很失敗,我一直以為時間可以治癒一切不美好的事物,但這只針對大多數人的。以前一直信心滿滿的能經營好婚姻,也一直以為婚姻不需要小說那樣跌宕起伏的劇情,平淡即真。

我的婚姻也出了大問題,總是為了小事引發爭吵,直至傷肝動怒的提及往事仿佛有個無形的帳本爭吵時總能及時的出現細數往日的惡行。難道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合真是個笑話。大多數的人都不會滿意自己的婚姻,因為婚姻的上一階段是熱戀,熱戀就像沸水一樣,彼此身上的缺點和不足就像細菌,沸水能滅殺細菌。當進入婚姻這杯平淡的水中,缺點和不足又像細菌一樣重新回來。如果我們還生活在理想中的婚姻,還想著白馬王子和小鳥依人,拒絕成熟,那麼這就是婚姻失敗的引線。最典型的就是《人民的名義》李達康的夫人歐陽菁。

在我的認知裏婚姻已經與愛情無關,那已經是一種親情,一種相濡以沫到老的感情這就是彼此的老伴。婚姻的真諦是相互包容,相互忍讓,相互體諒,失敗的婚姻不管是什麼原因,都是一種懦弱的表現,包括出軌。難道相敬如賓就是出軌的理由?佛言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凡事都有兩面性,自己的那一面也肯定出了問題。

錢鐘書說婚姻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拼命想沖進來,城內的人拼命想沖出去。他說了假話,當然我沒有詆毀以為文壇大豪的意思。如果他真的想沖出圍城,也不會和其內子那般的恩愛那般的相濡以沫;如果他真的想沖出去也就沒有文壇伉儷佳話;如果他真的想沖出圍城,楊先生也不會對其依戀如此,也就沒有後來的《我們仨》,這本跨世紀的感情生生不息。錢鐘書說:絕無僅有的結合了個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朋友、情人。楊絳一為鐘生二為讀書多麼讓人羡慕的婚姻。

失敗的婚姻受傷的不是兩個人,而是兩個家庭,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