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depwho | 3 August, 2009 | 美容時尚 | (23 Reads)
    場面好熱鬧,他趙永均長這么大還真是頭回見︰如潮的汽車,如潮的人流……趙永均開始不明白出了什麼事,後來回應過來都是家長們成群成隊來送新生報到來的﹗乖乖,車真好﹗瞧,那學生的後面簡直是個“運輸大隊”呀﹗嘖嘖,不知哪個地方來的嬌小姐,跟爸媽分手時還來個吻別﹗   
    好奇。新鮮。目不暇接……但等趙永均清醒過來,他猛然發現自己與這裡所有的人格格不入。看看,人家也是新生,卻在父母和親人們的簇擁下個個像進宮殿的小皇帝那樣趾高氣揚,而我趙永均孤單單地穿著一身縐巴巴的衣服,手拎兩只塑膠舊包,整個就像“流浪漢”,充其量也是被人看作“打工仔”。他頓時臉上火辣辣的,慌亂地低下那顆從不輕易低下的頭,像做什麼錯事似地靠著路邊走。興許因為只顧盯著自己的腳尖而沒有注意前面,他突然猛撞了一個與他同年齡的新生。那新生嘀嘀嬌地尖叫了一聲,於是旁邊的一位滿身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看樣子定是作母親的,狠狠地朝趙永均白了一眼︰“走路怎么不看人哪?”說完,那女人拉起自己的寶貝大學生遠遠地躲開趙永均,嘴裡嘀咕道︰“怎么大學裡還讓叫花子進來么?”這話趙永均聽得清清楚楚,他頓時全身像被觸電似地僵在那兒……   
    許久,他那顫動的手不自覺地伸到口袋裡──沒錯,是與別人一樣的入學通知書﹗趙永均彷彿一下有了救命的力氣,他看看從自己身邊匆匆走過的人流,張開嘴巴就喊︰“我不是叫花子,我也是大學生﹗”   
    可他發覺怎么也喊不出聲,只有那苦澀的淚像決堤的潮水涌出眼眶……這是為什麼?不就是因為我的這副行當寒酸么﹗不就是因為我沒有父母護送著跟來報到么﹗我父母……趙永均一想起在大草原上的父母,再也沒了想喊的力氣。   
    趙永均忘不了那天在接到入學通知書後的情景。   
    “媽、爸,我被東南大學錄取了﹗”趙永均最先把入學通知書給了媽看,然後又給繼父。他想這回得讓辛辛苦苦好幾年供自己上學的父母大人好好高興高興,但卻半天不見老兩口說一句好聽的,繼父干脆長嘆一聲後背著手出門去了。   
    母親更怪,躲到一邊竟抹起眼淚來。   
    趙永均一愣,問︰“媽你咋啦?”   
    母親抬起淚眼說︰“孩子,家裡哪付得起那麼多錢呀?”   
    兒子聽這話,才明白了一切。父母是被入學通知書上的4000多塊學雜費給鬧的。趙永均低下方才還是那樣驕傲的頭顱,淚水一下溢滿了眼眶,但他倔強地沒讓它流出來。他輕聲地說道︰“我知道這……”   
    趙永均確實知道父母在哀嘆中沒有說出的苦處與難處。6歲那年,趙永均的生父去世,當時母親一個人帶著連他在內4個小孩,最大的還不能幫她干活,最小的才剛剛會走路,日子過得非常苦。許多年後,繼父才走進了趙永均家。在這片貧困的草原與山丘組成的邊遠鄉村,人們祖輩過著以放牧養畜為生、自給自足的部落式生活,交通的閉塞、訊息的落後等等客觀條件制約,即便你守著一座金山又能怎樣呢?何況趙永均知道自己家連像樣的幾頭馬都沒有,家人的生活每年都有三四個月的短缺。室內設計裝修傢俬訂做家居裝修住宅裝修 Interior DesignHome DesignOffice DesignResidence DesignFit FurnitureDecorative WorksLexia 3Interior Designoffice interior designinterior design company 如果不是他自己咬著牙堅持上完國小上國中,上完國中又上高中,他早該到了跟人去遠山相媳婦去了。趙永均心裡明白,在他家鄉,在他家裡,像他這樣一門心思想上學的人,除自己想法子外,不會有其它辦法。至於家裡,能不拖你後腿就是最大的支援了。   
    第二天開始,趙永均就開始自己想轍。